“劳模班”里的“新模范”
  •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30日
  • 来源:第一汽车集团报
  • 分享
  • ——记铸造公司铸造二厂造型车间维修班班长胡国民

    记者 宗石 李金华/文 宗石/摄影

      在人们的记忆里,铸造二厂的造型车间看似其貌不扬,却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地儿。

      这里走出了“全国第一模”李黄玺,走出了“模二代”孙海成。而这次,来接棒的是一个叫做胡国民的人。

    胡国民

      胡国民是铸造二厂造型车间维修班的班长,个子不算高,壮实,直爽,乍一看就有铸造人的架势。

      来铸造二厂那年,胡国民23岁,刚从汽车高专毕业。

      家里几代务农,能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生轨迹,胡国民觉得生活中的一切都特别值得珍惜。

      而能够进入李黄玺所在的班组,对胡国民来说,则算得上是一件被幸运砸中了的事儿。

      跟李黄玺的交集不算多,但直到今天,李师傅干活的那股认真劲儿还深深地镌刻在胡国民的记忆里,时不时地跳出来给他绷一绷神经。

      胡国民记得,刚到车间时,是孙海成师傅带自己。

      为了干好高端设备的维修,胡国民没少围着二位大拿取经。而他的朴实和憨厚,也让李孙二人愿意把看家本领倾囊相授。

      在胡国民的印象中,最初那些年,线上哪儿出了问题、去哪儿领个件,自己都是“一色”的跑步前进。

      胡国民不善言辞,年复一年 ,他的成长都在一个又一个“活儿”上。

      “十二五”初期,铸造二厂开启了垂直增能改造。那时候,李黄玺和孙海成已相继调到新的岗位。

    传授经验(右二为胡国民)

      设备刚刚引进,胡国民比谁都清楚这里头有多难。可他还是接过了维修班长的担子,一点儿犹豫都没有。

      胡国民难得地说了一句豪言壮语:“我是在造型维修线上成长的,也是在维修线上入的党,这里有我的付出,更是我战斗的阵地。”

      当上了维修班长的胡国民比以往更加忙碌了。无论白班夜班,最早到岗的准是他。说到他身上的故事,车间里的人都能说出个一二。

      大家记得,有一次,新东造型线的砂型连续出现裂纹,已经影响了浇注工序,可一时半会儿却找不出原因。

      胡国民二话没说,立即拿上工具赶到造型线旁,从加砂口开始,一个线索一个线索地查。

      最后,胡国民判断,是铸工小车清扫装置部分刮板损坏,没法清除砂箱平台的积砂,才导致了裂纹的出现。

      查出了问题,胡国民又找到现场工程师杨洪宇一起研究办法。胡国民联想起静压造型线的清砂原理,便利用业余时间自己悄悄画起了图纸。

      几天后,他拿着画好的图纸向杨洪宇请教。杨洪宇也很认可这个思路,认为可以一试。

      很快,备件加工出来了,胡国民设计的刮砂板完胜洋设备,不但拆装方便,使用寿命也足足提高了三倍。

      后来,为了加强刮砂清洁度,胡国民又把原设备由汽缸带动改为液压推动,从根本上杜绝了新东造型线砂型裂纹问题。

      静压造型线的改进也是人们时常谈起的一个例子。

      静压造型线是在2004年投产的,刚开始的若干年里,运行倒很是平稳。随着时间的增加,线上的故障也越发多了起来。

      胡国民觉得,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主机压实头和砂斗走轮是两处故障高发区,胡国民就从这开始改造。

      压实头重达13吨,行程接近2米,通过走轮在轨道上穿梭。胡国民带着大伙一起分析发现,虽然压实头左右有靠轮限位,但因为油缸与轨道的平行度有误差,靠轮不可能完全限制压实头的移动,这样走轮就会受到轴向力的作用。而走轮采用的是5014双列圆柱滚子轴承,只能承受径向力,加上防尘保护不好,走轮就特别容易损坏。

      必须重新设计!胡国民态度很坚决。

      车间主任和工友们也都很支持胡国民的想法。

      症结找到了,胡国民和设计人员很快就提出了一个用双列圆锥滚子轴承代替圆柱轴承的方案。圆锥滚子轴承可以承受径、轴向的联合载荷,再加上前后加装的密封盖,所有问题都被立竿见影地解决了。

      这样一来,静压造型线压实头故障率直接被降为“零”,维修周期延长到700天以上,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

      有同事做过统计,类似这样的改进改善甚至变废为宝,让胡国民帮企业节约下100多万元的维修费用,他牵头的立项攻关也让120多件引进设备实现了国产化。

      不过,胡国民的初衷却格外简单:“我考虑的主要是让维修的数量降下来,活儿的难度降下来。大伙的劳动强度降下来了,变相就是在降成本。”

      这么多年,大伙都说,胡国民的活儿真没少干。大活、脏活、累活,都是他带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干不放心”,“影响了正常生产可受不了”。

      其实,胡国民干过的活儿多,遇到过的困难更多。毕竟,搞维修最怕的就是考虑不周全,有些活儿一旦干坏了,就很难再恢复。

      可不管多难的事儿,胡国民就从来没想过放弃。在他心里,只要能立项,就必须要完成,绝不能干一半就撇开。

      慢慢地,胡国民身上这种“冲劲儿”和“韧劲儿”甚至变成了他的性格标签。

      现在胡国民带的这个班,就是当年李黄玺所在的那个班,这么多年从没动过。

      胡国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接力的人,造型维修人的这一棒决不能在自己手里掉下去。

      对胡国民来说,这接力棒,既是手里的活儿,也是心里的精气神儿。

      但凡有改造的任务,胡国民都会带着徒弟们,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好处是什么、缺点是什么。

      再精密的活儿,在他口中,似乎都通俗得稀松平常,就像说随手可以拿到的一个扳手。在他的语言体系里,就是有这种化繁为简的神奇。

      胡国民觉得,钳工跟别的技术不一样,没有那么多落到纸面上的东西,主要靠“干中学”。很多年轻人从学校毕业后就来到工厂,专业并不对口,这样的办法反而更容易让他们记住。

      “实践出真知,别怕累。”胡国民这样告诫徒弟们。

      胡国民带过不少年轻人,可最终留在厂里的并不算多。很多人都受不了这份辛苦和寂寞,相继辞了工作,自己出去闯。

      胡国民劝不住,只能在心底淡淡地遗憾。

      现在,胡国民的两个徒弟在业务上都已经能独当一面,班组里的年轻人也都称得上是“小工匠”。

      身边一茬茬的年轻人有的来、有的走,可胡国民却从没有动过离开的心思,哪怕在最容易动摇的年纪。

      胡国民觉得,班组里大家处得都挺好,而自己也适应了这份工作。走,舍不得。

      从当年走进班组的那一天算起,时间一晃已是二十多年,胡国民也从那个在车间里奔跑的小伙子成长为集团公司的劳动模范。

      很多年前,提起李黄玺那一代劳模,人们常说的例子就是“回家接一个电话就回厂”“一晚接两三个电话都是常事”。

      而现在,专业人员技术对口,维护工作越做越精,突发故障紧急求援的事儿越来越少了。

      不过,胡国民却从没有过半点儿清闲。优化改进,提高设备开动率,他的努力都在故障的前头。

      或许,与前辈们创下的光环相比,胡国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怀揣薪火,心中就有温暖,眼中就有希望,身上就有力量……

    关于集团
    集团概览 上海快3 技术创新 上市公司 人力资源 麾下网站 资质荣誉
    上海快3
    企业动态 图片新闻 媒体聚焦 先锋模范 车界资讯 国资要闻 专题报道 媒体专区 公告信息
    品牌与产品
    战略 品牌 自主品牌产品 合作合资产品 历史产品库
    销售与服务
    网上商城 服务专线 金融服务 经销商招募 经销商查询 移动出行
    社会责任
    社会责任报告 社会责任实践
    党的建设
    党建动态 反腐倡廉 专题活动
    一汽在全球
    车友俱乐部
    微 广 场